一时巨大的睁著

一时巨大的睁著

我们要盼望一个伟大的事实出现,我们要守候一个馨香的婴儿出世:?? 你看他那母亲在她生产的床上受罪! 她那少妇的安详,柔和,端丽,现在在剧烈的阵痛里变形成不可信的丑恶:你...

查看详细
  听他亲亲切切喁喁唼唼

  听他亲亲切切喁喁唼唼

秋雨在一流清冷的秋水池, 一棵憔悴的秋柳里, 一条怯懦的秋枝上, 一片将黄未黄的秋叶上, 听他亲亲切切喁喁唼唼, 私语三秋的情思情事,情语情节, 临了轻轻将他拂落在秋水秋...

查看详细
可不是春至人间

可不是春至人间

草上的露珠儿 颗颗是透明的水晶球, 新归来的燕儿 在旧巢里呢喃个不休; 诗人哟!可不是春至人间 还不开放你 创造的喷泉, 嗤嗤!吐不尽南山北山的璠瑜, 洒不完东海西海的琼珠...

查看详细
  骨坳里还粘著一丝半缕的肉片

  骨坳里还粘著一丝半缕的肉片

巷口一大堆新倒的垃圾, 大概是红漆门里倒出来的垃圾, 其中不尽是灰,还有烧不烬的煤, 不尽是残骨,也许骨中有髓, 骨坳里还粘著一丝半缕的肉片, 还有半烂的布条,不破的报...

查看详细
 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──

 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──

赠日本女郎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 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, 道一声珍重,道一声珍重,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── 沙扬娜拉!...

查看详细
徐志摩诗集: 默境

徐志摩诗集: 默境

我友,记否那西山的黄昏, 钝氲里透出的紫霭红晕, 漠沈沈,黄沙弥望,恨不能 登山顶,饱餐西陲的菁英, 全仗你吊古殷勤,趋别院, 度边门,惊起了卧犬狰狞。 墓庭的光景,却别...

查看详细
  那车灯的小火

  那车灯的小火

我在深夜里坐著车回家—— 一个褴褛的老头他使著劲儿拉; 天上不见-个星, 街上没有一只灯: 那车灯的小火 冲著街心里的土—— 左一个颠播,右一个颠播, 拉车的走著他的踉跄步...

查看详细
澳门新葡新京  会使我时常沈醉

澳门新葡新京  会使我时常沈醉

  第三辑 Venus 我把你这张爱嘴, 比成着一个酒杯。 喝不尽的葡萄美酒, 会使我时常沈醉! 我把你这对乳头, 比成着两座坟墓。 我们俩睡在墓中, 血液儿化成甘露! 1919年间作[①]...

查看详细
  路旁冥盲中元告的孤寡

  路旁冥盲中元告的孤寡

山,我不赞美你的壮健, 海,我不歌咏你的阔大, 风波,我不颂扬你威力的无边; 但那在雪地里挣扎的小草花, 路旁冥盲中元告的孤寡, 烧死沙漠里想归去的雏燕,—— 给他们,给...

查看详细
  我昨夜梦登高峰

  我昨夜梦登高峰

我昨夜梦入幽谷, 听子规在百合丛中泣血, 我昨夜梦登高峰, 见一颗光明泪自天坠落。 古罗马的郊外有座墓园, 静偃著百年前客殇的诗骸; 百年后海岱士黑辇的车轮, 又喧响在芳丹...

查看详细
 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

 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

笔者送您三个开宝寺塔影, 满天稠密的黑云和白云; 作者送你三个开封石塔顶, 明亮的月泻影在眠熟的波心。 深深的黑夜,依依的塔影, 团团的月彩,纤纤的波鳞—— 即使你本人荡...

查看详细
  我手拿起案上的镜框

  我手拿起案上的镜框

檐前的秋雨在说什么? 它说摔了她,忧郁什么? 我手拿起案上的镜框, 在地平上摔一个丁当。 檐前的秋雨又在说什么? 「还有你心里那个留著做什么?」 蓦地里又听见一声清新——...

查看详细
  也想抬起头来

  也想抬起头来

母亲啊! 撇开你的忧愁, 容我沉酣在你的怀里, 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。 小小的花, 也想抬起头来, 感谢春光的爱。 然而深厚的恩慈, 反使她终于沉默。 母亲啊! 你是那春光吗?...

查看详细
冰心虽然仍旧在歌颂母爱

冰心虽然仍旧在歌颂母爱

《繁星·春水》的作者是我国现代著名的散文家、作家、教育家,冰心。冰心原名谢婉莹。1919年9月才署笔名冰心。 茅盾在《冰心论》中写道:“在所有‘五四’时期的作家中,只有冰...

查看详细
  这是我自己的身影

  这是我自己的身影

这是我自己的身影,今晚间 倒映在异乡教宇的前庭, 一座冷峭峭森严的大殿, 一个峭阴阴孤耸的身影。 我对著寺前的雕像发问: 「是谁负责这离奇的人生?」 老朽的雕像瞅著我发愣...

查看详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