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春天的季节

2020-01-15 作者:现代文学   |   浏览(96)

生活观察—角落的生命—致蚂蚁

时间:2016-11-09 09:44点击: 次来源:好文学作者:admin评论:- 小 + 大

春暖花开,穿越阴霾,阳光洒满我窗台。站在春天的季节,大鸟在天空飞翔,投下黑影在地上,唱着青春的飞歌。兔子在野地里撒欢,你追我赶。树木花草迸发出新的苞芽,把田野由淡到浓装点了一番,欣欣向荣。三月的天空是梦想与希望放飞的季节,骨子里相信,一抹抹一抹抹鲜嫩的激情与活力,是春天美的诗意,阳光里挂起,和着春风形成生命的赞美诗。

春分过后,白昼拉长,黑夜缩短。白天阳光打在身上舒服极了,随着气温逐渐的升高,厚厚的冬衣穿不住了,换上了单薄的春装。拿一把椅子放在园中懒懒的躺在上面,享受阳光亲呢的抚爱。抬头看到蓝色的晴空里,零散的飘着几朵白云,它的内涵是懂得的。身旁的牡丹含苞待放,似害羞的姑娘。迎春花垂着长长的发,发上别着许许多多似喇叭的黄色小花,仿佛青春的花和着甜蜜的秘密。丁香树发出了嫩芽,像是孩童的眼睛,眯着眼想看清太阳的容颜。

突然起身坐了下来。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没被发现似的,眼睛漫无目的看着园中的一切,目光停留在丁香树下面的一块石板旁,眼前一亮,有只只蚂蚁跑动,今年是第一次看到蚂蚁,有种莫名的欣喜。想着这些可爱的小生命,也是春天不能缺的一部分。它们度过了寒冬,来到了春的怀抱,为多彩的春季丰腴了内涵。来到了大世界里,渺小却不卑微地生活着,看着它们心里深深的受了感动。

好奇,这样小小的昆虫充满着什么样的神秘美感?如果我是只蚂蚁,就可以和他们打成一片了,就可以了解它们的住巢结构,生活习性和社会制度了,而不是挖掘巢穴干扰它们了。也许它们会聚在一起会议,相信它们的领导层是讲究民主的,并且道高望重,深受蚁族青睐,一番关于春季激情澎湃的演讲,鼓舞着激励着使得它们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的团结起来。

这样渺小的社会性昆虫,却有着四千多万年进化史,至今依然生生不息,遍及全球。许多的生物种类相即灭亡,或正面临着灭亡威胁,但他们依然平安的生活着,可见蚂蚁民族何等顽强何等团结,适应环境气候的能力何等之强。也许是地下有利的条件,使得遇到灾难时,都不能被轻易的逼到濒危的边缘,每一次跌到之后都能迅速团结起来迅速壮大。也许,团结顽强,超强的适应能力,就是蚁族的生存之道。

于是走近了丁香树下石板旁的蚂蚁,仔细的观察起来。瞧蚂蚁世界多么有秩序,分工明确。和谐的世界,各司其职,一心一意走向未来。

兵蚁警戒保卫着安全。工蚁,一部分负责打扫修建巢穴,往巣外运送着土块和垃圾,另一部分负责寻找食物,觉得蚂蚁是杂食性昆虫,如面包渣、米粒、麦粒、一些昆虫的死尸等等,都是它们的食物。出去寻找食物时,总会一路上留下气味,待找到食物时,寻着气味返回而不迷路。这不三三两两的蚂蚁出发了,如果找到较大的食物,搬不动时,便会释放一种气味也就是信号,其它蚂蚁闻讯后,很快会赶来,齐心协力搬回巢中的储存室。

对于蚂蚁好奇得很,似乎对这样一个安定团结的蚂蚁小社会心存嫉妒之心,想制造一点混乱,不过,咱可不是真正的暴徒,滥杀生命。只想搞一点恶作剧,抓来另一家族的蚂蚁,强行抓进丁香树下石板旁的蚂蚁家族群里,气味便是蚂蚁的语言,抓来的几只蚂蚁感觉气味不对,想逃,可我丁香树下的蚂蚁不答应,奋勇而上,对于它们认为袭来的死敌毫不手软,有的挠头、有的咬住前腿、有的咬住后腿。那几只蚂蚁很快招架不住了,成了俘虏任蚁宰割。见势不妙我把它们分离开来,假装做个和事老,心里乐滋滋的坏笑着,那几只受伤的蚂蚁便一瘸一拐的逃跑了。这是不是像极了挑拨离间的小人,坐山观虎斗呢,我制造的混乱恢复了平静。这些都是小时候做过的事,估计现在趴在蚂蚁窝边观察它们,别人会说这就是个非主流的傻子。

谁说一山不容二虎,但在蚂蚁这个王国里,蚁后可以是几十只不等,融洽的相互和谐相处在地下宫殿,这源于思想的高度统一,或者为了一个安定和谐的社会领导层要做表率,顶层设计能自上而下一线串珠,我们便看到了蚁族的团结。

夏天的风轻俏的吹起,凉凉爽爽的一季爱如夏花,如水般的涟漪荡漾成白天黑夜的小清新。这个夏季蚂蚁家族要举行一个仪式,那就是蚁王蚁后的爱情派对,这是令工蚁兵蚁向往羡慕的,它们是生殖系统没有发育完善的雌蚁,没有爱的权力,不能生育后代,只有一心一意忠于蚁王蚁后,这是自然进化所致。不像马和驴杂交狮和虎杂交,拜人类所赐,人类呵,我多伟大,竟能创造出新物种。

阳光火辣的照耀着大地,感情升温的烈度火辣也许就到了终极。蝉在树上唱的嗓子都干渴了,依然乐此不疲的为爱歌唱﹕知了,知了,爱的味道了。树下的蚂蚁蚂蚁倾巢出动,密密麻麻的似撒了一地黑芝麻,它们等待着蚁王蚁后出巢,倾尽全力保护蚁王蚁后安全,因为蚁王蚁后事关蚁族的未来。

蚁王蚁后出动了,煽动着翅膀做起飞前的准备,工蚁们围在蚁王蚁后周围,像是给蚁王蚁后鼓掌祝贺。蚁后的翅膀要比蚁王大一些,飞行能力也就强些,当一只或几只蚁后起飞后,很多只蚁王便跟着起飞,都想获得蚁后的青睐,只有能追上蚁后的强的蚁王,才能和蚁后交配,遵循着优胜略汰的遵旨。交配完成后,蚁王会为爱付出代价,几天后便会死去。蚁后会回到地面褪掉翅膀,建立另一个家族,真正的成为蚁后。

颂起一首生命的赞歌,为蚂蚁这样一个伟大的民族而感动。以阳光的名义为蚂蚁颁发一个黄金的冠名,工蚁就像兢兢业业的普通的劳动着,吃苦耐劳干好本职工作。蚁王为爱为后代献出了生命,谁又能为爱而献出生命,不计后果呢。蚁后当权的一把手,是母仪蚁族的领袖,带着蚁族勇敢前行。人们认识到母系的领导并不比男系差。蚂蚁这个生命体系,有着无穷无尽的奥秘,渺小不卑微,坚强不懦弱,团结不混乱。可是蚂蚁不会写自己的历史,否则肯定是鸿篇巨着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新京发布于现代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站在春天的季节

关键词: